我的文章My Article

  • 給等最久的人

    等最久的人,從前一直以為是所謂的「大老」;我們苦苦等待、願意出面帶領改革的大老。

    慢慢的,開始發現:等最久的可能只是相距不多屆的學長、甚至是「同學」。

    閱讀更多
    李紹榕 Mon, Jan 20, 2014 0則回應

    雖萬千人吾往矣

  • 醫勞盟入會誌記--收錄於大會手冊「初心集」

    基於善良的保護人地位,身為台灣醫生卻要承擔人類脆弱生命所不可預知的風險,這是甚麼歪理?更甚者,國家、大政府主義粗暴地用政策、醫倫大旗抹去醫療從業人員的過勞現實慘況,以及人民只能獲取最基本、甚至低於水準的醫療真相,實令人忍無可忍。

    說真的,我自認我的一切行為、以及加入推動醫勞盟等,只是對自己的一種救贖;不只一次在四處奔波的黑夜酸楚裡我告訴自己。

    閱讀更多
    李紹榕 Mon, Jan 20, 2014 0則回應

    雖萬千人吾往矣

  • 今宵酒醒何處?

    『我會記住所有失去的金錢、名聲、財物、地位、純真、擇善固執、仁、俠、義、愛
    終有一天,
    要讓那些毀壞我們價值觀、想奪走我們摯愛的——人、的制度付出代價!』

    閱讀更多
    李紹榕 Mon, Jan 20, 2014 0則回應

    雖萬千人吾往矣

  • 失去的快樂,要自己去拿回來

    如果壓迫我們的是大老、是資方,我要在未來做個完全不同的大老與資方;如果痛苦的源由是健保局、是政府,那我們就要爭取成為執政者、成為制度的設計者,努力衝到不能再衝、衝到衝不動的時候。在那之前,阻止更多新鮮的肝進入血汗市場是必須的,也才能保全醫界的實力,並讓我們擁有更多的籌碼。
    囚禁一個人的,是腦子不是籠子。

    閱讀更多
    李紹榕 Mon, Jan 20, 2014 0則回應

    雖萬千人吾往矣